羽染Hasome_翼

活着就是消失在土壤里的感觉。

昨日下午三点,我徒手处理了它的尸体。即使死后它也是柔软又纤细的。

我有一條黑色的魚。

我把它握死又鬆開,
我讓它呼吸再窒息。

反正    最後它還是會活過來。

关于爱和孤独,
你写下太多诗章。
却章章都曲终人散。